中国少儿艺教网

在那青春叛逆的日子里

时间:2013-07-04 10:38来源:未知 作者:未知
读初三时,我们班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潇洒倜傥,风趣幽默却管不住学生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挥泪和我们作别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土气的老头。(这是欲扬先抑的手法)凭心而论,他的课讲得很明白,很难懂的问题,他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,(初露锋芒)可惜的
   读初三时,我们班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潇洒倜傥,风趣幽默却管不住学生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挥泪和我们作别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土气的老头。(这是欲扬先抑的手法)凭心而论,他的课讲得很明白,很难懂的问题,他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,(初露锋芒)可惜的是他从不说一句笑话,和原来的数学课堂相比,郁闷得令人窒息,于是我们给他起了一个非常难听的外号“老闷”。(再抑)但我们最不能忍受的是他的刻薄,同学们有时回答不出问题来,他便一改沉闷的样子,极尽讽刺挖苦之能,令我们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。(进一步抑)有一次他让我背诵一个定理,我背错了,(以“我”的体验写之)他居然拿着教鞭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呵呵,你看人家袁双霞同学,自己开创了一个袁氏定理。”全班哄堂大笑,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,他并没因为我的眼泪而产生恻隐之心,而是变本加厉,故意拉长了语调。加重了语气,说:“别哭,莫斯科不相信眼泪。”那一刻,我心底恨透了他。(这种反面写之的手法很有特色,能极大地吸引读者的注意力)
  我几乎带着仇恨学习数学的,我要让他看看,我不是他说的那样无能与可笑,我要让他知道,我不是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小女生。我疯了似地学数学,所有的课余时间,我都用在了那些曾经让我头疼的定理公式上。期中考试的时候,我的数学是全年级唯一的满分。(这是老师使用“激将法”产生效果的典型例子)
  我买了一大袋糖果,在课余的时候发给同学们,我站在凳子上,高举着我的试卷,大胆而嚣张地说:“各位同学,我要让‘老闷’看看,我的眼泪不是流给莫斯科的,我的眼泪是我前进的动力。‘老闷’,他可以打击我的心灵,但打不倒我的精神。”同学们边笑边鼓掌,但后来,都蹑手蹑脚地缩回了自己的位置,教师里一下子就静下来了。(这个细节刻画得非常精彩)
  我看到,“老闷”很茫然地站在我的面前,我的腿一软,咕咚掉下凳子,“老闷”指着我手里的糖果,居然是一幅开心的样子,“是该请客啊,这次你是全年级唯一的满分,告诉你句实话吧……”他说了一大串,我没有听清,我死死地咬着下嘴唇,什么也不敢说。(老师幽默的个性,被作者点将出来了)
  “老闷”笑嘻嘻地从我的口袋里挑了一块白色的奶糖,当众剥开,放进嘴里,对着寂静无声的我们说:“同学们,下次,谁考到袁双霞这么好,我——请客。”说完,他背着手,哼着小曲出去了。但我的心却越发的沉重,我们谁都搞不懂“老闷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(“哼着小曲出去了”真是个“奇怪”的老师,处理与学生的纠纷,竟然四两拨千斤)
  那段日子,我不敢看“老闷”一眼,看到他我就装作低头没看见。他上课的时候,我也是一直不敢抬头,我想他肯定会找机会报复我的,我默默地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,包括叫家长,甚至是退学。“老闷”却没表现出一点异样来,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、批评同学,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(舅)旧,(这个歇后语的确使用得恰到好处)但我的数学成绩在急剧地下滑。
  一次,“老闷”讲课的时候,提了个问题,同学们一起回答,“老闷”却愣愣地说:“大家声音再大点,我听不清。”同学们愣了,我也愣住了,声音这么大,“老闷”居然没听清。于是我们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,“老闷”这才说“这个声音还差不多。”隔了一会儿,“老闷”说:“有件事不能不告诉同学们一下,医生说我最近由于上火,引发了一个毛病,叫间歇性耳聋,也就是说,我的耳朵,经常会有听不清的时候,希望同学们回答问题尽量大声点。”那一刻,我如释重负,难怪“老闷”还那么快乐地和我们一起吃糖,难怪“老闷”没对我采取任何行动,原来他没听见我那段“精彩的演讲。”(从老师这样处理与学生的矛盾上,我们鲜明地感到了一个非常有教学方法的好老师的形象)
  当窗外的小白杨出落得青翠欲滴、亭亭玉立的时候,我们迎来了没有硝烟的战斗,因为“老闷”的严厉与挖苦,我们班打了一个漂亮仗,一张张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,让我们理解了“老闷”的苦心:那样松散的一个班级,如果没有严厉这把尚方宝剑,怎能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快速转变。告别母校的时候,“老闷”笑容满面地和我们说再见,我们也很快乐很大声地和他说再见。这时“老闷”说了一句话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。(如果说前面着重是“抑”的手法的话,此处就转变为“扬”了)
  “老闷”说:“拜托同学们了,我这个耳朵再也受不了这么大声了。”然而,“老闷”居然孩子似的和我做了个鬼脸。(做“鬼脸”,老师真孩子气)
  我的笑容傻傻地凝固在脸上。(“凝固”一词用得恰当)一个老师,在一个孩子叛逆的青春里,为了他的前途,压抑了火气,牺牲了自尊,用宽容和谎言,无怨无悔地为她编织一个成长的摇篮。(终于理解了老师的良苦用心)
  我轻轻地说:“‘老闷’……”全班同学嘴巴张成了O型,像望着外星人一样望着我——我居然有口无心地喊出了老师的绰号。“老闷”又一次哈哈大笑,“没关系,我有间歇性耳聋,没听清,你声音大点。”我害羞地擦去泪水,顾不上为自己的口误解释什么,用清晰的声音盖过同学们善意的嘲笑,大声地说:“老师,我愿意永远做您的学生。”(做这种老师的学生是多么地幸运啊)
(责任编辑:王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